商業周刊/新加坡人看台灣員工:學歷太高了

 

台灣人高學歷領低薪,讓新加坡人不解。(圖/資料照片)

作者●Joey Chung (鍾子偉)

因為是週日晚上九點,對一般客人來說,九點還太早,而對上班族來說明天要開始上班了,所以當我走進飯店三樓的酒吧時,整個酒吧幾乎是空的,只有我要找的朋友們坐在那。我看到他們坐在吧台,一位義大利人,一位新加坡人。我們握手,然後移到沙發。

義大利那位我已經很熟了。他是我其中一位很熟的大學學妹的創業家男友,之前我曾經寫過他的故事。他來台北度週末,見見朋友和家人,問我有沒有空碰個面。他今晚正在和一個新加坡大企業集團下的一位成功經理人碰面,邀我一同見面。他年紀約50歲,有超過30年跨亞洲區做生意的經驗,我想跟他聊天聽他談論台灣、亞洲和未來的商業趨勢應該會很有趣。

我們坐下來,我問了那位新加坡人他已經在台灣住了多久。

6個月,他說。他在過去30年來台灣出差過很多次,但這是第一次他公司將他派來看顧台北的辦公室並長時間住在這裡。

對管理台灣員工的第一印象是什麼?

「喔,每個人都受過高等教育,這是很不自然的。不要誤會我的意思,受過良好教育沒什麼不好,但辦公室裡的每個人,就算是最年輕的初階秘書都有碩士學位。我管理過世界許多不同地方的辦公室,但我從來沒在任何一個國家看過這種情況。但,即便你有高學歷,當涉及到國際事務、英語能力、溝通技巧時,台灣人還是很弱。這意味著超過某個點,課堂上所教你的東西已經不再創造價值,他們可能全都不合時宜、死記強背,在今日的商業環境上很少使用了。現在台灣已經沒有足夠的曝光給這些高學歷的人使用他們的知識。」

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我最近與另一個年輕同學的對話。他剛從台大法學所畢業,拿到碩士學位。

這很棒啊,我說,你的下一步要作什麼?

他想出國去拿另一個法學碩士學位。

為什麼,我問?兩個碩士?你真的有這麼喜歡法律嗎?

他聳肩。沒有,不算真的有,他承認。但現在台灣國內環境競爭越來越激烈,人這麼多工作這麼少,所以現在每個工作都需要一個碩士學位。每個法律初階工作,即便他們沒說需要碩士學位,但幾乎每個應徵者和入選者都有法律碩士學位。所以現在的趨勢是要有兩個碩士,其中一個是國外的學位。這是現在讓你自己突出的方法。

那有兩個碩士學位真的有讓你更勝任你的工作?

「不,」他說。

它會帶來更高的起薪嗎?

不會。

你應徵職務的每天工作內容中,真的需要一個碩士學位去學習和了解嗎?

非也,其實,在美國,歐洲和其他國家,這些工作大多是由大學畢業生處理。

正如我新加坡朋友說的,受高等教育很好也很理想,而且我們不應該迴避進一步增加我們教育水準的機會。但到某個極端之後就變成浪費資源、浪費時間而沒有增加任何額外的社會價值。

事實上,許多現在台灣的問題都可以追朔1015年前的錯誤教育政策。我們這代的人還太年輕沒有清楚記得現在是怎麼發生的,但是誰在90年代中期決定台灣每個人都應該有大學學歷,而因此讓台灣的大學高中化了?為什麼我們會在這一個小島上快速成立超過100所大學,而美國有些州可能僅有不到15所大學?10年後最直接的影響是現在大學和研究所學位幾乎立刻變成沒意義,而甚至初階職位都要求沒必要的學位。

我問:

「好吧,這點還算合理,那假設你是台灣政治人物,現在你第一步要做什麼?」

他頓了頓:

「台灣,我還記得很清楚:25年前,它曾經是亞洲四小龍之首,甚至連新加坡都要仰望。但現在是四小龍之尾,被邊緣化了。為什麼?」

「這個國家沒有清楚的方向,從教育到財經,而最終這是因為一個不明朗的政治負擔。你必須意識到這一點,儘快擺脫政治包袱,否則任何事都不能被真正解決。一般台灣人都很擔憂中國,希望保持距離,這部份沒問題,看看香港,他們許多民眾甚至更敵視中國,而每當他們有香港人不喜歡的政策,他們就抗議直到改變。但香港和中國的貿易很繁榮,這對大家都有好處。同樣,這必須在台灣發生。在政治上,保持一個舒適的距離,但仍然有溝通和合作,但企業必須充分開放。在商言商,盡可能從政治分割。因為這些所有政治包袱和對中國的防禦心,讓台灣作為一個經濟體還是太封閉,太小,而且對於國外投資人來說要進入太麻煩。日本幾年前做了一個決定,即使他們的經濟已經奄奄一息,但他們還是不開放,他們還是不歡迎外國人,所以在20年內,他們將結束。韓國是走和日本相同的路徑,但仍然值得觀察是否會犯同樣的錯誤。台灣甚至更小、天然資源更少,你如何能夠封閉來競爭?台灣20年前的目標是成為亞洲的物流、運輸、金融和高科技中心,但很明顯,太慢、太晚、太封閉,台灣失敗了;現在這些中心是香港和新加坡。」

我義大利朋友加入說:

「是的,這是真的。對於外國人來說,要在新加坡和香港取得永久居留權容易很多,而即便我將在幾個月內我未婚妻結婚,會很開心停留在這、生活在這並對台灣經濟有所貢獻,但整個過程還是很漫長且困難,這裡就是比較不歡迎外國人。

新加坡人花了很長的停頓時間才把話說完:

「接下來的步驟很清楚;擺脫你的政治包袱,確認政治和商業方向,並且很清楚把這個方向和人民以及外在世界溝通,並開放和其他所有人競爭。唯有這樣你才能停止惡性循環。」

這個故事並不代表台灣的社會和教育的所有問題,但在我們談話的這2個小時中的確提供了他的個人觀察,看在過去30年觀察亞洲經濟發展的有經驗外國人怎樣看我們和我們的問題。

但無論如何,當我起身早退,和他們再次握手,在我走出這個酒吧、這個飯店走上台北街道後,這個畫面,對話仍持續跟著我。

「台灣,是的,我還記得很清楚:它曾經是亞洲四小龍之首,大家都仰望的領導者。但現在是四小龍之尾,被邊緣化了。」

讓我們希望這不會成為一個沒有任何改變的褪色記憶.....



原文網址商業周刊/新加坡人看台灣員工:學歷太高了 | ETtoday財經新聞 | ETtoday 新聞雲 http://www.ettoday.net/news/20130424/196697.htm#ixzz2p99K1NPc 
Follow us: 
@ETtodaynet on Twitter | ETtoday on Facebook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土地公 的頭像
土地公

火的部落格

土地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